匠心之作-工程

大地之子


《大地之子》俯卧在戈壁滩上,似乎在延续瓜洲的传统,延续它注重造型、注重空间的传统;今天的《大地之子》似乎在和遥远年代的佛教艺术进行跨越千年的对话;同时《大地之子》又是创新的,正是因为这种创新性,所以当我们面对这件作品,甚至很难简单地对它进行归类。


当然,我们可以说它是雕塑,但是,我们也知道,它又不只是雕塑,它是对雕塑概念的延伸。这是因为它的放大方式,它的空间方式,它与环境的关系,已经超越了人们通常对于雕塑的理解。


我们可以说它是依托雕塑的造型而创作出来的大地艺术,这种说法当然是可以成立的。因为在它与环境的关系上,它的作品方式与米歇尔·海泽的《回归原位的团块》、罗伯特史密斯的《螺旋形防波堤》、克里斯托的《环绕群岛》……都可以找到共同之处,这就是,它们都以一种反都市主义的立场,让作品回归到大地,回归自然,回到大尺度的生态环境中。



除了用大地艺术来定义,我们还可以说《大地之子》是公共艺术。这是因为,这件作品带有浓郁的公共艺术的特质,这种特质体现在它与瓜洲,这个特殊历史地域的关系上。它是公益的,是地标性的,是开放的;就它的创作方法论而言,《大地之子》的创作过程是民主的,协商式的,共同合作的;它是艺术家和当地政府的合作,是艺术家之间的合作,是艺术家和媒体之间的合作;正因为此,《大地艺术》具有了公共艺术特质,它不再是大家过去所熟悉的“个人创作”,而是在一个共享的,公众可以随意参与空间中,进行了多方对话,互动的结果。


或许,叫什么名字并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,《大地之子》在戈壁滩上出现,成为“新丝路”艺术的一个标志,使它不仅只是一件作品,也是一次行为,一个艺术的事件;它向大家宣示了一种既延续传统,又不同于传统的新艺术。


当人们对一个艺术现象进行评判的时候,如果脱离了时间、地点、情景、历史、文脉,是很难孤立地对它进行判断的,而好的艺术作品也是在好的时机、好的地点、合适的文化背景下,应运而生的作品;恰当、合适,就是它好的理由。


《大地之子》表现的是婴儿。我们知道,婴儿代表着新生、代表着生命、代表着希望、代表着未来。这些年,董书兵创造了一系列的婴儿形象,受到了广泛的欢迎,这个戈壁滩上的婴儿,在他的婴儿系列中有着特殊的意义,它是象征的,象征千年丝路又一次重生,象征古老丝路又一次希望和梦想的开始。


这件长15米,阔9米,高4.3米,俯卧在戈壁滩上的婴儿,让人震撼的原因是多方面的:首先是红砂岩材料和戈壁滩的匹配度,两者之间显得十分协调,如同是在戈壁滩上生长出来的;另外,还在于作品所体现出来的对比关系:古老的戈壁和新生的宁馨儿之间的对比;戈壁滩的粗砺和婴儿的稚嫩的对比,这些都深深地打动着人们。


《大地之子》创作过程中,数字技术的运用,也为瓜洲这个古老的艺术之邦带来了最新的艺术创作的新风。通过3D扫描取得模型数据,在分块进行3D雕刻,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尝试了当今中国关于大型艺术最新的创作手段。


国际创作团队在《大地之子》创作中的合作,同样延续了瓜洲作为古老丝路重镇国际间进行文化交流的传统,这也是千年之后,在瓜洲大地上再一次留下的关于国际艺术交流的佳话。


总之,瓜州和《大地之子》,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动人的当代丝路故事,我们相信,作为“一带一路”艺术创作的成功尝试,瓜洲的《大地之子》仅仅只是一个开始,随着这件作品的传播,它还会产生越来越深远的影响力。